<span id="j9nxv"></span>
<font id="j9nxv"><rp id="j9nxv"><i id="j9nxv"></i></rp></font>

    <progress id="j9nxv"></progress>
      <track id="j9nxv"></track>
      <span id="j9nxv"></span>

            <menuitem id="j9nxv"><pre id="j9nxv"><b id="j9nxv"></b></pre></menuitem>
            國際

            誰來給東京奧運會的裁判們打分

            胡克非  2021-08-21 18:43:04

            不管最終是何結果 你們在我們心中都是冠軍

            從東道主變成“東盜主”,可能只需要裁判員的幾次打分。


            東京奧運會比賽中的一系列爭議性判罰,讓裁判上了熱搜。


            犯規沒人管,規則不遵守,出界拿金牌,多項賽事判罰傾向東道主日本代表隊。


            在7月28日晚間進行的東京奧運會男子體操個人全能決賽后,觀眾們的不滿已經充斥整個網絡。不少體育從業者及體操專業運動員均表示了不理解裁判的判罰。


            在網上,一部分情緒激動的觀眾表示:“東京奧運會裁判不容易,雙目失明還要堅持工作!


            而另一部分理性觀眾則認為,一項世界級體育賽事,如果無法做好公平公正的裁定,不僅影響運動員的人生軌跡,對于賽事的含金量和成色同樣會有巨大影響。


            裁判員的打分決定著運動員的成績,那么誰來給裁判員打分?

             

            困擾的不僅是中國代表隊


            本屆東京奧運會開賽至今,組委會和裁判針對中國代表隊的有爭議判罰和處理就發生過多次。


            除體操男子個人全能決賽外,還有乒乓球比賽中的判罰。由于國際乒聯的規定,因疫情影響,球員不允許向乒乓球吹氣以增加其黏性,并且不允許觸碰球臺。在混雙決賽中,日本運動員水谷隼和伊藤美誠多次違反規則,裁判選擇視而不見。

             

            日本選手水谷隼和伊藤美誠在比賽中。圖/中國新聞圖片網

            在水球小組賽第三輪比賽中,中國女子水球隊迎戰東道主日本女子水球隊,比賽中,日本運動員故意以身體向水中壓住中國運動員以阻止中國隊的進攻,甚至游在中國運動員的身上,面對這樣明顯屬于犯規的行為,現場裁判同樣選擇不理不睬。

            日本女子水球隊球員比賽中按壓中國女子水球隊球員。圖/視頻截圖

            最終中國女子水球隊戰勝日本女子水球隊,比賽結束后,中國女子水球隊隊員陳笑在社交媒體發文質問:“日本選手,你在我身上游得開心么?”


            通過梳理觀眾會認為,仿佛東京奧運會在針對中國代表隊,事實可能并非如此,東道主的優勢和裁判的選擇,影響著多國運動代表隊的比賽發揮。


            在體操男團比賽結束后,俄羅斯體操隊選手別利亞夫斯基接受采訪時說道:“在某些本應扣除日本十分之三分數的地方,他們只被扣了十分之一的分數!


            在女排小組賽,韓國對陣肯尼亞的比賽中,韓國女排也對現場的日本裁判表達了不滿。比賽中,肯尼亞隊扣球出界,但是裁判員認為這個球是碰到韓國隊運動員手上之后出界的,視頻回放顯示這個球根本沒有碰到韓國隊運動員的手上,這個判罰讓韓國隊感到非常憤怒,這也讓韓國女排對接下來對陣日本女排的小組賽表達了擔憂。


            因為裁判爭議太大,世界各國觀眾都對東京奧運會裁判工作提出了質疑,其中男子體操個人全能決賽跳馬項目的印度籍主裁判迪帕克·卡布拉成為人們關注的焦點。


            這位33歲首度執法奧運賽事的印度裁判,曾在2019年10月16日,在個人社交媒體上表示,“中國包攬了所有的金牌,應該有人阻止他們大獲全勝!


            在奧運會開幕后,印度當地媒體《印度教徒報》曾經發表題為“體操裁判迪帕克·卡布拉說,我在奧運會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記”的文章,在報道中,迪帕克·卡布拉表示“我的基礎不太好,我知道作為一個運動員走不了太遠,所以我在21歲的時候便追求成為一名裁判員的角色!


            從結果上看來,迪帕克·卡布拉當裁判員的基礎也并不比運動員好多少。

             

            誤判錯判始終伴隨奧運會


            事實上,誤判錯判,以及對東道主的照顧,始終伴隨著奧運會。


            1988年的漢城奧運會輕中量級拳擊比賽中,美國傳奇選手羅伊·瓊斯對陣東道主韓國選手樸熙洪,美國拳手把對方打得慘不忍睹,但最后裁判卻舉起了樸熙洪的手。


            2004年雅典奧運會男子體操全能比賽中,由于3名技術官的失誤,韓國選手梁泰榮一套本該10分起評的雙杠項目被誤判為9.9分起評,最終以0.049分之差屈居第三,雖然國際體聯后來承認了錯誤,并將3名犯下錯誤的裁判停職,但仍然拒絕將金牌頒給梁泰榮。


            2012年,倫敦奧運會男子拳擊56公斤級八分之一決賽中,日本選手清水聰6次擊倒來自阿塞拜疆的對手阿卜杜拉,在所有人都認為清水聰將獲得勝利的時候,他卻被判輸。


            同年倫敦奧運會在女子羽毛球單打的季軍爭奪戰中,中國選手汪鑫一度示意場地上有汗水,要求擦一下場地,但卻遭到裁判拒絕,隨后汪鑫在移動中滑倒受傷,被迫退出比賽。賽后檢查顯示,汪鑫十字韌帶斷裂。


            為了保證奧運會比賽的公平公正,早在1983年4月,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就在印度新德里舉行的第86次會議上,決定成立國際體育仲裁院,并通過了《國際體育仲裁院章程》,該章程對奧運比賽中的各種章程做出了明確的規范。


            同時,國際體育仲裁院奉行“不干涉原則”。所謂不干涉原則是:國際體育仲裁院各部門包括臨時仲裁機構對體育技術問題不予干預,也沒有權利解釋涉及諸如某運動的特殊規則以及比賽計劃之類的技術規范問題的爭議,換句話說,國際體育仲裁院臨時仲裁機構不處理賽事中純技術性的問題,它僅對裁判程序和裁判品格方面的問題予以審理。


            本屆東京奧運會并未公布所有裁判員國籍和名單,有消息人士表示,由于疫情的影響,此次前來的國際裁判人數較之往屆有所下降,但是具體比例尚未得知。


            從今年4月FIFA公布的東京奧運會足球比賽裁判員名單的國籍來看,25名主裁判除兩名澳大利亞籍裁判外均為不同國籍,其中僅有一名日本籍主裁,并不存在大部分裁判為日本籍的情況。


            而在部分如體操、跳水等項目,則是由多名評委形成裁判小組,共同打分,以此來確保得分的公正性。


            因不同國籍、不同文化,以及裁判員的水平導致的錯判誤判,在奧運會成立之初便伴隨至今,甚至成為了奧運會的一部分。


            對此,在出征東京奧運會前,中國乒乓球協會主席劉國梁表示,中國乒乓球隊備戰奧運會的過程極其艱難,有太多問題可能還想不到,只能想盡辦法去磨煉運動員抗壓和抗干擾的能力。


            那時劉國梁就已經意識到,奧運會現場會出現干擾因素,因為這本身就是競技體育的一部分。

             

            提升體育在世界的話語權


            針對普遍存在的錯判漏判,最直接影響的便是運動員本人,國際大賽的一枚獎牌對于運動員后續生活工作的影響是巨大的,對于一些歲數較大的運動員,甚至會讓此前十余年的艱苦訓練化為泡影。

             

            體操男子個人全能決賽后,中國選手肖若騰鼓掌致意。圖/中國新聞圖片網

            短道速滑運動員王濛就曾因為裁判的判罰選擇背手滑行,并以絕對優勢領先比賽,她曾在賽后表示:“我背著手,滑在最前面,裁判你不能說我什么了吧!


            王濛采用絕對天賦和實力的方式規避誤判的方式,并非適用于所有運動員。


            中國擊劍運動員王海濱就曾在奧運會上多次遭到不公正的判罰,從1996年到2004年,連續三屆奧運會,先是在亞特蘭大翻譯沒有通知比賽時間,導致被罰首輪出局;隨后在悉尼最后決戰同時刺中對方,扔掉面罩,被判失利;最后的雅典決賽對戰意大利,被主裁判錯判7劍無緣金牌。


            悉尼奧運會之后王海濱就進入南京大學學習法語,因為法語是擊劍官方語言,他的初衷便是再也不想吃裁判的虧。隨后去法國留學,最終歸國成為擊劍隊教練。


            在2012年倫敦奧運會花劍比賽中,中國運動員多次遭到裁判的不利判罰,王海濱多次與裁判交涉施壓,出色的法語讓他溝通成功,最終中國運動員拿下花劍金牌。


            王海濱的方式已經逐步被人們接受和認可,在本屆東京奧運會中,不同項目的裁判組合裁判委員會均出現了中國面孔。


            本屆東京奧運會,跳水名將周繼紅、饒瑯、陳若琳都承擔部分裁判員工作,而郭晶晶則以國際泳聯跳水技術委員會委員身份重返奧運會,主要是評估裁判工作是否稱職、場上執裁是否公平。與此同時,東京奧運會足球項目中,中國籍裁判傅明也將擔任VAR裁判員,參與裁判工作。


            過去中國有徐寅生擔任國際乒聯主席,呂圣榮擔任國際羽毛球聯合會主席,魏繼中擔任國際排球聯合會主席,馬文廣擔任國際舉重聯合會秘書長等。在這些體育組織中,中國就有了舉足輕重的話語權。


            有分析觀點認為,最近一些年來,我國對委派自己的官員去國際體育單項協會擔任重要職務并不熱心,因為這些人都是國家工作人員,參加國際組織的活動往往和國家規定有相抵觸的地方,很多制度上的問題無法突破。但這樣一來,中國體育在國際上的話語權會越來越小。


            但事實上,隨著中國籍面孔在奧運會裁判員和執法工作中的比重加大,相應的理解和尊重必然隨之增強。逐步增大中國在國際體育領域的話語權,也許是從另一個方向將裁判員錯判漏判帶來的損失降低的一個途徑。


            至于東京奧運會賽場上我們因錯漏判丟掉的獎牌,觀眾對于競技體育的心態早已不是1988年李寧漢城失金后的震怒,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溫情和鼓勵以及最大程度的包容。


            “不管最終是何結果,你們在我們心中都是冠軍!


            從這一點上看,我們這些年的體育文化,還是進步了不少的。


            值班編輯:肖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