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9nxv"></span>
<font id="j9nxv"><rp id="j9nxv"><i id="j9nxv"></i></rp></font>

    <progress id="j9nxv"></progress>
      <track id="j9nxv"></track>
      <span id="j9nxv"></span>

            <menuitem id="j9nxv"><pre id="j9nxv"><b id="j9nxv"></b></pre></menuitem>
            調查

            青島今年滸苔打撈或破百萬噸,大部分腐熟后投海

            周群峰  2021-08-21 19:24:26

            “腐熟后的滸苔投到海里 就像把一把米飯投進水庫一樣 很快就不見了”

            在青島第一海水浴場岸邊,堆積如山的滸苔。攝影/本刊記者 周群峰

             

            本刊記者/周群峰

             

            不時有載滿滸苔的車輛穿梭而過,大量的鮮滸苔堆放在地上,無人機正在對它們噴灑快速腐熟復合菌劑。經過處理后,它們將被送回“老家”——大海。這是7月12日,《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在青島后海滸苔處置基地看到的場景。


            當下,青島近海正在遭遇歷史上最大規模滸苔的侵襲,覆蓋面積1746平方公里,是之前最大年份(2013年)的2.3倍,是2020年的9倍,這也是滸苔災害連續15年影響該市。多位受訪者預測,今年打撈的滸苔總量最終會突破100萬噸。


            雖然滸苔無毒,但不及時處理就容易腐爛發臭,對環境造成威脅,對旅游等產業也將帶來沖擊。經過十多年“打滸經驗”的積累,青島市對滸苔的處置形成了標準化的科學流程,可以經過一系列工藝將其加工為海藻有機肥等。但面對今年海量的滸苔,在加工能力不足的背景下,如何做好后續處置備受輿論關注。

             

            工作人員正向安在無人機的容器倒滸苔快速腐熟復合菌劑。攝影/本刊記者 周群峰

             “從大海里來,到大海中去”

             

            “我們凌晨4點多出海,工作到晚上10點左右。用專門訂做的漁網打撈滸苔,吃住都在船上!7月12日下午,青島后海的碼頭,來自青島膠州的漁民董帥剛剛卸載完一船滸苔。他從膠州開船來打撈滸苔已有 28天。前幾天因為裝載不均勻,還遇到過側翻事故,好在有驚無險。


            董帥所在船上共有9人,每人每天工資為500多元。他了解的是,現在青島每天有幾百條漁船在打撈,漁船來自嶗山、膠南、城陽等地。每艘船每天可以打撈滸苔50噸左右,只有卸載時漁民才會?看a頭!艾F在是禁魚期(5月1日~9月1日),漁民人多活少,所以我們來這里干活!


            青島市海洋局提供的數據顯示,7月12日,青島市共出船549艘,打撈滸苔2.69萬噸;截至該日,累計出船12686艘次,打撈45.77萬噸。


            今年,青島市成立了由市長趙豪志任總指揮的滸苔災害應急處置指揮部,下設綜合協調組、海域工作組、陸域工作組等六個工作組。為了加快處理力度,從6月14日至今,海大生物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海大生物”)的膠州生產基地,24小時開足馬力對滸苔進行處理,通過烘干設備把滸苔做成海藻粉保留下來,通過降解設備把滸苔多糖保留下來。海域工作組成員、海大生物董事長單俊偉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海大生物是青島滸苔處置的唯一企業,公司從事這項工作已經有12年。預計再有20天到1個月,滸苔的總打撈量會突破100萬噸。

             

            在青島第一海水浴場,岸邊漂浮著大量滸苔。攝影/本刊記者 周群峰

            今年如此龐大的滸苔數量,超出了海大生物對滸苔進行資源化利用的能力。在6月中旬,青島市滸苔災害應急處置指揮部召開的一次討論會上,單俊偉提出了“從大海里來,到大海中去”的想法。根據該思路,青島找一塊場地作為滸苔處理基地,用生物菌劑對滸苔進行降解、腐熟、除臭等處理,避免滸苔因自然腐爛形成黑水和惡臭,然后對滸苔做遠海投放處理。


            青島市科技局對這個方案組織了三次專家論證,從海洋的生態系統、漁業系統、海藻的降解產物等方面都做了論證,最終認定這個方案是可行的,不會對海洋產生負面影響。


            環保部門和海洋部門進行了選點,青島市政府協調了一塊大約300畝的土地作為處置基地。7月12日,《中國新聞周刊》來到這塊位于青島后海的滸苔處理基地采訪,因滸苔上面噴灑了腐熟劑等原因,不時發出刺鼻的味道,F場堆放了多箱由海大生物研發的滸苔快速腐熟復合菌劑,有工作人員將腐熟劑倒入無人機,通過無人機噴灑到滸苔上,對其進行腐熟處理。


            滸苔快速腐熟復合菌劑的菌種由枯草芽孢桿菌、冷解糖芽孢桿菌、蘇云金芽孢桿菌、地衣芽孢桿菌、嗜熱脂肪地芽孢桿菌和酵母菌組成,F場一位負責安全管理的負責人介紹,通過無人機噴灑,滸苔腐熟后,被送到遠海投放!巴甏驌粕蟻淼臐G苔在陸域都能做到無害化處理或資源化利用,今年因為量太大,大約只能滿足1/3的量。我們和政府溝通后,對剩下的滸苔要通過工程船做無害化遠海投放,這也是我們公司第一次通過這種方式處理滸苔!

             

            滸苔經過噴灑快速腐熟復合菌劑后被投海做無害化處理。攝影/本刊記者 周群峰

            單俊偉介紹,整個工藝大約需要經過滸苔瀝水、噴射快速腐熟菌劑、堆場腐熟3個步驟,之后運送到離海岸大約50海里的一個區域進行分散投放。全過程沒有任何添加成分,只是一個生物降解的過程。如果不經過腐熟處理,滸苔不會下沉。經過腐熟后,滸苔的成分沒有發生變化,在下沉過程中就消融了,不會下沉到海底!案旌蟮臐G苔投到海里,就像把一把米飯投進水庫里一樣,很快就不見了!


            他稱,這項技術在國內外都是首次應用于滸苔處置。青島市生態環境局和山東省生態環境監測中心對海水的取樣和檢測均顯示,沒有異常。

             

             “今年處置的艱苦程度超出想象”

             

            青島受滸苔侵襲已有15年歷史,此前最受輿論關注的是2008年。當年8月2日新華網報道,當天北京國際新聞中心舉行的奧運協辦城市新聞發布會上,時任奧帆委主席助理、青島市委宣傳部副部長王海濤稱,我們統計了一下,有上百萬噸的滸苔被打撈上來。這些滸苔運到遠郊,進行深埋處理。滸苔是無毒的東西,在很多國家,包括日本、韓國,都把它作為食品,也是食品添加劑。即使是一時處理不當,發出了一些味道,這是自然現象,就像家里的蔬菜、蘋果爛了一樣,對人體不會產生任何影響。


            據國家海洋局發布的《中國海洋災害公報》顯示,2008年5月至8月,黃海海域暴發的滸苔災害造成直接經濟損失13.22億元,2009年發生的滸苔災害對山東省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達6.41億元。

            在青島后海滸苔處置基地,工人正在處理滸苔。攝影/本刊記者 周群峰

            除了日韓的做法,歐美的一些做法也受到關注。2009年7月11日,《齊魯晚報》報道,青島市海洋與漁業局和法國布雷斯特市交流了滸苔處置利用的經驗。該市市長弗朗索瓦•居揚德介紹說,布列塔尼沿海綠潮發生已近40年,并已形成常年發生的規律,在滸苔處置利用方面一般采取以下辦法:一是使用沙灘清理機清理;二是使用一種歸攏設備將薄層的綠藻歸攏成堆,再使用鏟車和輸送機等將滸苔直接播撒到農田中,讓其自然降解;三是制作成有機肥料、高質量葉面肥、可降解花盆等。


            《中國新聞周刊》獲悉,因稱量標準不同,青島今年打撈的滸苔重量和2008年不具有可比性。當時是集中過秤,而今年在每一個吊裝設備上都安裝有傳感器,只要一接觸裝有滸苔的網包,后臺就打出來含有船號、重量等信息的小票。所以今年滸苔打撈的重量非常精確。


            單俊偉說,青島滸苔今年的嚴重程度高于2008年。青島市啟動了最大能力進行應急處置,應急處置工作分為海上打撈和沙灘清理兩部分,前者主要由青島市海洋與漁業局組織,后者主要由青島市城管局會同各區市組織!敖衲晏幹脻G苔的艱苦程度超出想象! 

             

            值班編輯:肖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