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9nxv"></span>
<font id="j9nxv"><rp id="j9nxv"><i id="j9nxv"></i></rp></font>

    <progress id="j9nxv"></progress>
      <track id="j9nxv"></track>
      <span id="j9nxv"></span>

            <menuitem id="j9nxv"><pre id="j9nxv"><b id="j9nxv"></b></pre></menuitem>
            社會

            鄉村為何成了河南暴雨的重災區?

            陳麗媛  2021-08-21 18:52:28

            生產方式改變、防洪體系側重 和“欠賬”的集合產物

            2021年7月24日,河南省滑縣,衛河長虹渠滯洪區內的道路已被洪水淹沒。圖/中新社發  王子瑞 攝

            盡管河南鄭州、新鄉等城區內澇已基本消除,但一些縣、鄉仍然“泡在水中”或被洪水圍困。

             

            7月17日以來,河南省出現罕見大范圍持續降雨過程,多地降雨突破歷史極值,造成部分地區農田積水,畜牧水產設施沖毀,畜禽和魚類沖失死亡,給農業生產帶來不利影響。

             

            以總人口50萬、受災人口近30萬的衛輝為例,城區積水最高峰達到2000萬立方米,目前還有積水1600萬立方米。新鄉市副市長武勝軍介紹,衛輝市位于新鄉市東北部,屬于全市最低地區,共產主義渠、衛河、東孟姜女河等河流都在衛輝境內交匯,是上游排水的必經之處。

             

            截至7月28日12時,河南全省150個縣(市、區)1602個鄉鎮1366.43萬人受災,因災遇難73人。

             

            鄉村為何成了洪災的重災區?相關專家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鄉村基礎設施的薄弱是最主要的原因。目前眾多鄉村地區的防洪工程建設仍然停留在二三十年前,防洪標準偏低。這次的特大暴雨和偏低的防洪能力這兩點組合起來,導致河南鄉村地區的洪澇災害損失非常嚴重,加上鄉村地區的應急排水能力和城市相去甚遠,因此排澇速度比城市要慢很多。

             

            專家們表示,此次洪災暴露出北方城市和鄉村的眾多防洪問題,需要對區域整體的防洪排澇體系進行系統梳理,識別關鍵的薄弱環節,面對超標準降雨也能有應對措施,避免出現重大人員和財產損失。

             

            防洪體系建設的“側重”

             

            “欠賬比較多!敝袊娍茖W研究院正高級工程師劉家宏直言,此次鄉村地區成為河南水災的重災區與防洪體系建設的側重有關。城市防洪排澇標準高,城市建設中,地表、地下的排水系統必須配套建設,但鄉村的規劃和建設就沒那么系統,且防洪排澇的建設標準較低,投入少、欠賬多,很多農村地區只有地表自流的排水系統,一旦發生積水頂托,長時間難以排出,“鄉村基礎設施的薄弱是最主要的原因!

             

            在國家《防洪標準》中,經濟和人口是衡量防洪重要程度的關鍵!爸爻鞘休p農村”的防洪體系中重點防護區包括城市、工業區、廠礦,農村因為居民點分散、常住人口密度小,成為防洪保護的次重點。防護區重要與否一般看單位面積承載的產值,近年來鄉村單位面積的產值和城市同等面積承載的工業、金融、服務業的產值相比,差距增加。

             

            “一旦洪水來臨,必然是兩害相權取其輕,優先保護城市區域!眲⒓液杲忉,目前眾多鄉村地區的防洪工程建設仍然停留在二三十年前,防洪標準偏低,一般只能抵御五年一遇、十年一遇的暴雨洪澇。這次的特大暴雨和偏低的防洪能力這兩點組合起來,導致河南鄉村地區的洪澇災害損失非常嚴重,加上鄉村地區的應急排水能力和城市相去甚遠,因此排澇速度比城市要慢很多。

             

            中國水利學會減災專業委員會特聘專家、華南理工大學水利工程系教授黃國如同樣表示,河道防洪標準一般要依據區域內的人口數量、城鎮規模、城鎮重要性等因素確定,由于逐年建設,重要城市的防洪一般不會出現大的問題,大城市面臨的主要問題主要不是洪災,而是內澇——水排不出去。

             

            “鄉村地區河道防洪標準相對較低,甚至有些地方可能沒有設防!秉S國如認為,目前鄉村水利工程建設急需加強,人口和財產的集中程度低容易導致水利建設層面的薄弱,但是經濟發展好的城鎮往往會根據當地經濟情況對河道防洪標準適當提高,修建堤防、拓寬河道、加高加厚堤壩等,水利的建設與保護生命財產的需求是密不可分的!昂拥婪篮闃藴噬舷掠、左右岸完全一樣不太現實。比如像廣州一樣的特大城市的防洪(潮)標準可能達到200年一遇,鄉村可能就10-20年一遇,防洪標準主要是根據防護對象的重要性來制定的!

             

            同時,他也認為,近年來各地防洪工程有很多尚未達到國家標準。部分經濟發達地區因為有地方財政優勢尚能完成,但也有很多地區“冬修水利”的傳統正在丟失。

             

            高土地流轉率和青壯年流失的惡性閉環


            中國水利水電科學研究院原副總工程師程曉陶認為,除原本防洪體系有所側重之外,農業生產模式的變化給傳統水利帶來的影響不可忽視。

             

            近年來,農業集約化經營成為發展主流,土地流轉率大規模提高,多數土地被少數個體大規模承包,這種經營模式在帶來高效益、高利潤的同時,也帶來了高風險。在過往的調研中,他發現,集約化經營需要農戶在前期投入大量資金,甚至需要貸款,如果碰到極端天氣受災,后果會非常嚴重。

             

            “到時候不僅僅是災民,還是‘債民’!背虝蕴照f,與過往農戶受災情況不同的是,普通農戶可以通過政府的救濟來挽回一部分損失,但是非蓄滯洪區的集約化經營農戶是無法得到政府賠償的。此外,低標準的農業保險無法解決問題,而高標準的商業保險會對高風險地區進行評估,盡力規避高風險的理賠標的。

             

            長期以來,農村防洪、灌溉、排澇等水利基礎設施是靠農民義務投工投勞冬修春修來建設與維護的,稱為“兩工”制度(義務工和勞動積累工)。但隨著城鎮化的發展和大量青壯勞力外出務工,新世紀初,全國各地相繼廢止了難以為繼的“兩工”制度。

             

            “2016年長江水災嚴重,安徽垮了129個圩子,有的地方老百姓告訴我們,十多年了沒見過有人再往圩堤上加一鍬土,這就是他們的現實困境!背虝蕴赵谡{研中發現,人均GDP越低的地區,外出務工的青壯勞力越多,土地流轉率越高,堤防維護與搶險的力量越弱,水災中潰圩數越多,經濟上遭受的打擊越重,逐漸形成惡性閉環。

             

            程曉陶認為,和諧社會的建設,要求縮小區域間的貧富差距,力求相對均衡的發展。然而,重大水災加大了區域返貧的風險,從事土地集約化經營的種養殖大戶,是支撐地方經濟發展的臺柱子,這些人一旦因災成為債民,必然進一步擴大了區域發展的不均衡。如何從減少災害損失向減輕災害風險轉變,這是現代化防災體系構建中必須思考的問題。

             

            7月22日,河南省財政廳、河南省鄉村振興局發布《關于切實做好應對洪澇災害鞏固拓展脫貧攻堅成果有關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稱,河南遭遇強降雨,部分河流、水庫出現重大險情,農村基礎設施、公共服務設施及產業發展設施等遭到嚴重損毀,人民群眾生產生活受到嚴重影響。全省要及時開展防止返貧監測和幫扶,堅決守住不發生規模性返貧的底線。對因災陷入嚴重生活困難的群眾,落實醫療、災害救助、臨時救助等政策,保障其基本生活。

             

            此外,《通知》要求及時調整資金使用結構支持做好災后恢復和重建工作,全面排査因洪澇災害遭到毀壞的產業項目和小型農村公益性基礎設施項目,加快項目實施和資金撥付進度,盡快恢復受災地區生產生活秩序,認真做好受災監測對象幫扶救助,防止因災返貧致貧。

             

            “有些地方的排水設施欠賬比較多,排澇泵站和排水溝渠系統多年未遇大洪水考驗,排澇能力大打折扣,有些排水渠甚至淤堵廢棄了!眲⒓液暾J為,此次洪災暴露出北方城市和鄉村的眾多防洪問題,需要對區域整體的防洪排澇體系進行系統梳理,識別關鍵的薄弱環節,面對超標準降雨也能有應對措施,避免出現重大人員和財產損失。

             

            對于解決方法,劉家宏建議,極端氣象災害是小概率事件,可以通過農業的自然災害保險來分攤大災年的損失,用風險轉移的方式解決大災難帶來的重大損失,彌補鄉村防洪體系建設管護投入不足帶來的影響。

             

            針對當前已經暴露的水利建設短板。黃國如認為,當前,流域防洪體系無法滿足地區社會經濟發展的需求,在特大暴雨來臨時不得不啟用了大量蓄滯洪區,且出現多處潰壩、決口的情況。面對復雜的洪水治理,首先要逐步提高河道整體防洪標準,增強流域整體的防控體系,進一步加強氣象預報,加大特大暴雨情景下的應急體系建設。

             

            黃國如預計,未來極端氣候事件會增多增強。一方面,干旱天氣可能會越來越多,另一方面,洪災發生的頻率也會越來越高,防洪體系建設迫在眉睫。


            值班編輯:肖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