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j9nxv"></span>
<font id="j9nxv"><rp id="j9nxv"><i id="j9nxv"></i></rp></font>

    <progress id="j9nxv"></progress>
      <track id="j9nxv"></track>
      <span id="j9nxv"></span>

            <menuitem id="j9nxv"><pre id="j9nxv"><b id="j9nxv"></b></pre></menuitem>
            生活

            有人靠治你的拖延癥,月入十萬

            石若蕭  2021-08-21 19:17:10

            拖延只不過是表象,內核還是心理出了問題

            怎么克服拖延癥?

             

            對于很多人而言,光靠“自律”恐怕不夠,只能被迫引入外力。于是一個新職業“監督師”便出現了。


            就像任何一個新的細分行業一樣,起初這個行業也是一片無人開拓的藍海,利潤豐厚。有媒體甚至報道稱:一名年僅21歲的在校大學生,從第一家淘寶監督師店開張,到成為擁有三家店、月營業額過10萬的店主,只花了2年的時間。

             

            但隨著涌入的同行越來越多,這個行業的競爭也開始迅速加劇,投入產出比變得越來越不合算了。

             

             圖/圖蟲創意

             

            怎么運轉

             

            半個月前,一名客戶從淘寶上搜索“拖延癥監督”關鍵詞,找到了林楊的店鋪。她提出的要求是,馬上又要迎來中國注冊會計師(CPA)的考試了,但自己每天下了班就精疲力竭,只想刷會劇就睡覺,因此需要找一個人來“督促一下”。

             

            由于之前沒體驗過相關服務,于是她只拍下了店里最便宜的套餐:50元。對應的服務是,每天提醒五次,持續時間為一周。

             

            錢雖少,但并不好賺,對林楊來說,他首先需要督促客戶列出詳細的日計劃表,然后安排具體的監督師來跟進,不光每天到了固定時間督促客戶打卡,并且每天晚上,都要和客戶進行一次語音或視頻通話,檢查復盤當日任務的完成情況。

             

            但客戶的要求往往并不只有這么簡單。這名客戶還有個附帶要求:監督師最好也有CPA。實在不行,也得是財會專業畢業的。

             

            林楊想了想,便安排了一名會計專業在校大學生去跟進。對方似乎不太滿意,但考慮到只花了50塊錢,似乎沒資格提太多要求,也就沒再多說什么了。

             

            林楊手下有三家淘寶店,一共招了50余名監督師,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校大學生。表面看起來,這個行業門檻并不高,誰都可以做。但落實到具體服務中,客戶總會提出各種要求,考會計證的希望監督師也有會計證,考托福雅思的希望監督師英語好,備戰高考的希望監督師學歷是985、211,有些人甚至還會提出查看監督師的成績單和學位證。

             

             圖/圖蟲創意

            每當看到客戶的這類要求,林楊都很無奈!安沤o多少錢呢?就要這要那!钡珱]有辦法,他只得好聲好氣去同符合條件的監督師溝通,希望對方能夠配合——老板和監督師之間多以分成形式合作,不設底薪,招得越多,賺得越多。但這種合作形式相當松散,理論上來說并沒有硬性管束的權利。

             

            除了學歷等硬條件,這一行還有不少軟條件:監督師情商要高,要耐心,要懂得與不同年齡、不同職業、不同性格的監督對象們溝通。由于監督對象往往不止一個,忙起來的時候,一天甚至要監督十幾二十個人,時間被割成了一塊塊碎片。因此監督師還得足夠“穩”,讓自己的生活不至于先亂掉。

             

            要求高,耗時高,收入又太低,性價比相當不劃算,因此這個行業基本都是學生兼職,鮮少有在職工作者從業。而且從業者中,大部分又是女性居多,畢竟,相比男性,女性大多時候總是更加耐心,更能被客戶接受一些。

             

            真的賺錢嗎

             

            和其他大多數行業一樣,這個行業也存在嚴重的兩極分化。入行早比入行晚賺得多,當老板比當員工賺得多。而且由于門檻不高,需求有限,競爭變得越來越嚴重。老板想要賺錢,就必須一邊不停擴招監督師,一邊不;ㄥX給店鋪刷權重和排名。

             

            秋姍是北京某985高校研究生,一年前開始進入監督師市場,如今也有了自己的淘寶小店。相比林楊,她的態度相當“佛系”:疫情期間,行業最為火爆的時候,店鋪一共招了30余名監督師!耙膊皇俏抑鲃右械,他們會主動找你,到你店鋪底下說問你要不要招人之類的!

             

            為了方便,秋姍和監督師直接以五五分成的形式合作。倘若是老客戶續單,就給監督師多分一些,達到六成。相比市場上動輒分去七八成的老板們,秋姍認為自己已經算得上“良心”了。

             

            即便如此,隨著疫情過去,客戶變少,店鋪銷量開始迅速下滑。于是不少監督師也就自動離開了。如今,店鋪只維持了10個人左右的團隊,基本都是同一個學校的同學。

             

            定價方面,秋姍的店比林楊還要便宜。最貴的月套餐200元,最便宜的只要99元,每日提醒上限是10次,下限是6次。但實際按月拍下服務的客戶并不多,大部分都是按周或單日。周單價分為29元、39元兩周。至于按天付費的價格還不到10元。

             

            雖說是小本生意,但消耗的時間相當多。剛開業時,秋姍最多的時候每天監督過14個客戶。手機上密密麻麻設置滿了鬧鐘!俺顺燥埡人X,其余時間感覺都在監督!

             

            價格導致的區別,除了每日提醒的次數不同之外,稍微貴的套餐中還會包含學習方法指導、經驗分享等方面。但實際情況中,由于監督員已經夠累了,并沒有精力再主動給客戶做什么區分。

             

            不是每個客戶都是通情達理的。在秋姍看來,大家最討厭的客戶,就是那種明明自控力和時間都不夠,但卻強行給自己安排一大堆任務,還非得要拉著監督師一起排列計劃的人。最后沒有完成任務,還要埋怨監督師,給店鋪打差評。

             

            還有些客戶,到了時間,不回信息,也不接電話。被催得急了,還會直接把監督師的微信刪除拉黑。但也不要求退款,就這么憑空消失了。  

             

            圖/圖蟲創意

            雖然任務并沒有完成,但大家反而特別喜歡這樣的客戶。畢竟,這意味著不需要花費時間就得了一筆收入。而且絕大部分時候,這也沒有挨差評的風險。

             

            但秋姍表示,對于“月入十萬”的傳說,她無法評價是否真實,只是自己從沒見過,而且按照經驗來推演,實現概率也不大。目前扣掉雜七雜八的費用,她自己最好的時候每個月也就能掙一千來塊!芭Φ脑,專門做這個,月入一萬還有可能吧!

             

            相比秋姍,林楊的情況稍好一點。剛入行時,月流水能做到三萬余元,但現在平均月流水也不過一萬多。

             

            “這個行業也越來越卷了!绷謼钫f。

             

            不只是為了監督

             

            對于很多重度拖延癥患者來說,拖延只不過是表象,內核還是心理出了問題。

             

            中國新聞周刊在豆瓣“拖延癥候群自律戒拖所”聯系到了一名成員小宋,一名準備考研二戰的大學生,他自嘲稱,自己就是典型的“自欺欺人型人格”。去年一戰考研時,就是因為每天制定了一堆計劃,可執行力卻完全跟不上,今年二戰了,“說什么也要突破一下!

             

            幾個月下來,小宋在淘寶、閑魚找了好多監督。每次起初一兩周還有些效果,能夠做到按時打卡完成任務?蓻]過多久就開始千方百計偷懶,欺監督師,還騙自己。計劃屢屢完不成,只好換人來監督,結果卻都是好景不長,又開始了同樣的循環。

             

            小宋表示,自己之所以加入小組,主要是想找一個“研友”進行相互嚴格監督,以視頻或拍照的形式相互檢驗學習進度。但事實證明這也沒什么用!耙粋拖延癥和另一個拖延癥在一起,最后就會變成純聊天,比以前更心安理得地浪費時間!毙∷握f。

             

            小宋的問題并不是個例。在林楊看來,之所以這么反反復復,本質上就是找不到學習意義和人生目標的體現。

             

            從業不久后,林楊和秋姍很快都意識到,不少客戶需要的東西其實并不像表面那么簡單。相比冷冰冰的催促監督,很多人更想要的其實只是一個傾訴對象。

              

            工作過程中,林楊和秋姍都接觸過抑郁癥患者,這些人的共性是,原本只是購買監督服務,卻會時不時和監督師聊一下和工作學習范圍無關的話題。發展到后來,越說越多,話題慢慢就涉及了許多人生困惑。

             

            秋姍曾經接待過因為壓力過大、原生家庭不幸福導致的高中抑郁癥患者,也有已經參加工作數年,但由于性格內向、沒有伴侶、社交范圍狹窄,每天都被孤獨困擾的成年人!傲募彝,聊父母,聊人生,聊什么的都有。我覺得就是大家太孤單了,需要一種陪伴。不見得非要你監督些什么,純粹就是想說話!鼻飱檶χ袊侣勚芸硎。

             


            但碰上這樣的客戶,從生意角度來衡量往往并不劃算:過于占用時間和精力。監督師大多都是還沒畢業的學生,臉皮薄,不懂得拒絕和“抽離”,一旦和客戶“聊上了”,沒及時脫身開來,往往會和其他客戶產生時間上的沖撞。

             

            不過,完全沒有和顧客間的情感交流也不行。監督師雖說不是心理醫生,但隨著服務時間拉長,也會和客戶建立起一種“亦師亦友”的情感聯接:多數客戶都相信,隨著監督師對自己工作生活節奏的了解日益加深,給出的建議也會更具參考價值。因此顧客在選定一個監督師后,除非實在性格不合,很少會做出換人的決策。這也給了一些老客戶多的監督師一定議價權,他們可以借此向老板要求更多的分成。

             

            林楊認為,某種程度上,監督師算是行使了心理醫生的替代職能!白钥亓Σ恍,也算是心理問題的一種嘛!

             

            秋姍給中國新聞周刊算了一筆賬:即使按照店里最貴的收費標準一個月200元來計算,平攤每天也不到7元錢。而相比較之下,市面上即使最便宜的心理醫生,收費標準也在300元一小時左右。

             

            由于經濟賬實在算不過來,在這個過程中必須要學會平衡和拒絕。而拒絕,總歸不是那么讓人好受的事。

             

            但秋姍的心態依然很“佛系”。這一行的賺錢效率畢竟太低,靠這個發財不現實。她自認也沒有招一大堆監督師,再剝削掉每個人八成流水的能力。只不過反正現在還是學生,每個月多掙幾百塊生活費,也總比沒有好。

             

            “哪天一點耐心都沒有了,就不干了!

             

            (應采訪者要求,林楊、秋姍、小宋均為化名)


            值班編輯:肖冉